情报导侦的方法战术

classic 經典 list 列表 threaded 結構樹
1 信息 選項
007
回覆 | 結構樹
以树状图樣式打開這個帖子
|

情报导侦的方法战术

007
第一节 概述

一、情报导侦的定义
什么是情报?带有机密性质的某种情况的消息和报告,就是情报。
情报信息是刑侦工作的生命线,没有情报信息就没有案件线索。整体防控、精确指导、精确打击是以精确分析为前提的,而精确分析离不开情报信息。
什么是情报导侦?刑侦支(大)队的情报部门,在日常工作中,通过对日常发案情况的警情常量分析、打击违法情况的信息研判、秘密力量提供的敌社情线索等情况进行综合分析,提出有指导性的案件侦查取向、意见,来指导侦查破案。

二、刑侦情报信息的基础工作
(一)如实立案
如实立案是精确分析、精确指导的重要环节。各刑侦支(大)队要与督察队等部门,对受理的刑事案件及案件上报情况进行调查和督察,实行有案必接、接案必查、现场必出、刑案必立、情况必报、限时录入等措施,确保发案、立案数据真实、客观。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案件的“定性分析”、“常量分析”,才能取得真实的发案信息。
(二)全警采集犯罪信息
各刑侦支(大)队、各警种要以《违法犯罪综合信息管理系统》为依托,使违法犯罪信息大平台做到全员采集、全警利用。各警种、各部门对所有涉及违法犯罪(事)案件信息从接报开始,实行一体采集、录入汇总至《违法犯罪信息管理系统》。刑侦的情报分析部门要依托这个系统,对辖区内的犯罪规律、动态进行分析研判,各刑侦专业队也要负责对辖区范围内犯罪规律进行分析研判,并上下互通,形成情报信息的互动效应。
采集刑事犯罪情报信息的要求:
1 全面。刑事犯罪情报信息资料搜集的范围要广,侦查破案所需的各种信息、线索都要包括在内。除刑侦信息外,公安信息、社会信息都要搜集、储存。每条信息搜集要认真、规范,有丰富的内涵,要能够为侦查破案提供信息支持。
2 及时。刑事犯罪情报信息的搜集和更新要及时,各种信息都有时效性,有的信息超过时限无法搜集,有的信息失去时效就失去了利用价值。信息的及时更新也十分必要,无论是人员信息、案件信息、物品信息、在逃人员信息,还是其他社会信息,都需要及时更新。例如,在逃人员信息中的在逃人员是否捕获,捕获的要及时撤销,未捕获的人员,发现了新的突出体貌特征、新的重要关系人等新的情况要及时进行增删改。若信息本身发生了变化,而没有及时更新,那么所检索出的信息就不准确,甚至是错误信息,应用到侦查破案中可能就不会发挥作用,甚至会引导我们走错路、抓错人,出现冤假错案,后果不堪设想。
3 准确。犯罪情报信息的内容要准确无误,这是信息的生命,如果信息的准确性受到怀疑,信息的搜集也就失去了意义。信息的搜集应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缺少信息虽然给利用带来不便,但信息不准确,后果却是后患无穷的。
(三)建立案件串并体系
在坚持情报串并和技术串并的基础上,建立起情报、技术、侦查“三位一体”的案件串并体系。这有利于打破条块管辖的界限,将不同的案件中所采集零散的、独立的、表面的信息进行碰撞,找出相互关联的、本质的、共性的规律,拓展侦查渠道;将各个案件中嫌疑人的体貌特征集中在一起,有利于准确刻画嫌疑人的个体特征,判定侦查方向和范围,通过对案件动态走势的分析,有针对性地确定打防控的重点区域;另外有利于从多方面获取犯罪证据,全面掌握嫌疑人的罪行,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破一起带一串,提高办案质量。例如,某年11月以来,北京朝阳、海淀等地连续发生40余起现场留有“波浪带圈”花纹足迹的入室盗窃案,经技术鉴定同一,遂认定为系列案件。在北京市局有关部门的配合和指导下,朝阳分局情报部门对案件的特点进行了综合分析,发现此类案件发案出现由东向西延伸至北三环的趋势。据此,专案组在朝阳区北三环的13个派出所管界内确定了50余个重点防控区域,由刑侦、派出所、巡警多警种合作开展防控工作,3月14日,嫌疑人张某等三人落入便衣蹲守的包围圈,在准备再次作案时被抓获归案。从而破获此系列案件。

三、印制322手册
什么是322?多年以来,北京刑侦部门将刑事犯罪嫌疑人员(简称刑嫌人员)的术语称为322。
各刑侦支(大)队的情报部门,在日常工作中,要注意将打击处理过的违法人员、秘密力量提供的违法人员、负案在逃人员、派出所列管的重点人口等信息(包括姓名、出生年月日、绰号、户籍地、工作单位、体貌特征、习惯特征、手机号、指掌纹、作案工具、作案手段等),汇集起来,编印成册,下发到每一名侦查员和民警手中,便于在日常工作中,通过比对发现案件的嫌疑人。同时上报市局刑侦总队情报支队,以便汇总编印全市的322手册(按姓名拼音编印较好,便于查询)。实践证明,322手册是精确指导、精确打击的有效方法之一。例如,某年6月以来,海淀分局刑侦支队情报中心先后印发了4册《重点刑嫌人员手册》,涵盖了包含入室盗窃在内的各类多发性侵财案件的高危人群、作案工具、实施手段、指掌纹、负案在逃人员等信息,在指导基层实战单位开展打防控工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仅2005年一年时间,分局各单位比对《重点刑嫌人员手册》,抓获各类入室盗窃人员117名。例如,《重点刑嫌人员手册》第1期中通报,通过指掌纹比对认定嫌疑人王某涉嫌一起夜间钻窗入室盗窃案件。某日凌晨,巡警支队巡逻至海淀公园西门时,发现一男子行迹可疑,经盘查发现此人与《重点刑嫌人员手册》中王某情况一致,遂将其带回派出所审查。王某交代了14起夜间楼房钻窗入室盗窃案。


第二节 情报导侦的具体方法战术

一、对外地流窜人员专门手段分类进行导侦
根据近年来北京的破案情况可以看出,外地流窜作案人员在作案中逐渐形成了一些专门从事某类犯罪的“专业村”、“专业镇”。例如,江西省瑞金市象湖镇和壬田镇青龙村的部分村民专门从事用凹型塑料垫板到中小旅馆捅门入室盗窃客人财物的犯罪活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流窜人员,用某军转民的工厂锰钢原料,用厂里的机床,自己制造“铁爪”、“套筒式钻头”、“弯头小铲”、“特制铁钥匙”等专用工具,专门用来撬盗防盗门结伙入室盗窃;贵州省德江、沿河、六盘水的村民(约3万人)专门结伙流窜到都市爬楼、钻窗入室盗窃,作案时间多选择夜间和凌晨,选择的楼房多为二三层;重庆巫溪县人员多结伙在都市的繁华街巷和商业街掉包作案;湖北省随州市新城镇部分农民结伙流窜到都市,组织名为“随州大侠”专门从事撬保险柜的犯罪活动;福建省莆田市忠门镇部分村民结伙专门在各都市绑架做生意致富的莆田老乡......
若发生上述手段的案件后,各刑侦支(大)队的情报人员可及时将分析的嫌疑人的籍贯提供给一线侦查员,在本市此类人员的聚居地进行摸排,发现线索,破获案件。例如,某年八九月间,房山区良乡连续发生钻窗盗窃案件,刑侦支队情报研判组针对此类案件的高危人群分析认为,此系列案件很可能是贵州籍人员所为。情报研判组通过《旅馆住宿管理系统》调取了贵州籍人员在房山区的住宿情况,并与发案时间的信息进行碰撞。通过对上百条入住信息的筛选、比对,发现一个叫秦某的男子分别于8月16日、23日,9月3日、8日、9日在良乡火车站旅馆、安顺旅馆、福顺旅馆居住,每个旅馆住宿两三天便更换地点,且秦某住宿期间周边都有盗窃案件发生,十分可疑。情报研判组又使用秦某的身份证在《旅馆住宿管理系统》进行反查,发现还有一名叫扈某的男子,使用同一身份证号于8月31日在良乡火车站旅馆住宿,户籍地与秦某完全一样。情报研判组通过综合分析,确定扈某与秦某为同一人,秦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遂部署监控。良乡责任区刑警队围绕秦某及扈某住宿的地点及活动情况进行调查取证,据旅馆人员反映,该男子不像生意人,上午一般不出门,下午三四点钟独自出门,夜间十一二点才回旅馆,有时带一些物品回来,并见其身边有多个手机,吃饭消费出手大方。据此,情报研判组与侦查员研究制定了措施加强监控。9月11日,通过监控发现秦某已登记住宿到良乡某旅馆,良乡责任区刑警队即派3名侦查员到此旅馆对秦某实施24小时监控。通过外线跟踪,发现秦某下午出门后经常到良乡周边平房区一带活动。为收集证据,侦查员趁其外出之际对其住处进行搜查,在床铺上发现三部手机、两把改锥、两把刀,并在铺盖下起获现金1万元。遂在其住处部署多名警力蹲守,13日下午1时许,秦某回到住处被抓获,从其身上搜出现金4600元,手机两部及往贵州汇款的凭证。经信息查询,其中一部手机正是9月12日赵某家被盗的手机,同时被盗的还有1万元现金。经突审,秦某交代,自8月份以来,在房山区良乡一带溜门、钻窗、撬锁入室盗窃6起。

二、分析嫌疑人流窜轨迹进行导侦
通过研判分析发案地点和痕迹物证,找出嫌疑人的流窜作案轨迹、乘车路线,然后选出交叉的重点、派员蹲守,抓捕嫌疑人,破获案件。例如,某年3至6月,顺义区连接发生多起爬墙入宅盗窃案件,嫌疑人足迹同一(穿足球鞋)。通过综合情报分析,对所有发案情况进行梳理,对每一起案件在地图上进行标注,发现嫌疑人所选择作案地点均在顺义公交车站附近,通过对顺义区公交车路线图进行分析,凡是经过发案地点的环城车,必经过市区西单商场站和电影院站。由此推断嫌疑人很有可能是乘坐顺义公交车流窜作案,坐车和倒车地点在市区西单商场和电影院站的可能性较大。专案组即对侦破工作进行了调整,改变分散蹲守的侦破方式,集中优势警力对市区西单商场站和电影院站组织便衣蹲守。重点对在两处车站坐车穿足球鞋的男子进行跟踪、盘查,于6月21日在上述地点成功发现并抓获了嫌疑人,破获了这一系列入室盗窃案。

三、“情便”互动提高打击针对性
刑侦支队情报部门在实时监测当日发案的基础上,要及时将突出案件、涉案物品、嫌疑人特征等信息,通报给便衣打击现行队。便衣打击现行队在实战中发现可疑情况,也要在第一时间反馈给情报队,两个单位共同研究嫌疑人作案的时间和区域规律,根据不同案件适时召开案情通报会,布置工作,通报案件情况、涉案物品、嫌疑人特征、作案手段等信息,用不断调整更新的情报信息指导便衣侦查。

四、整合零散信息穷尽线索
在案件侦破中,往往获得的线索比较零散,看不出端倪,情报信息员要善于将这些零散、片断的信息进行整合,利用各类科学技术手段进行扩展、检索、查询,最后,将这些零散、片断的信息串联起来,形成完整的、精确的情报信息链,用于指导侦查破案。例如,某年12月5日21时许,朝阳刑侦支队接报:工体东路天照饭店西侧一名男子被杀。侦查员接警后在尸体西侧的绿化带,发现一辆伊兰特出租车,方向盘前发现有死者的驾驶证。技术员从副驾驶脚垫上提取了一根点过的“红山茶”香烟,并提取了现场血迹。死者肺和肝脏有4处刺创,为急性失血休克死亡。专案组认定此案为一起故意杀人案。通过对周边监控录象察看,发现死者驾驶的出租车于21时23分5秒从工体东路驶入天照饭店辅路后停车;25分25秒有两人从停车位置向北奔跑;36秒死者倒地;58秒又一男子神色慌张向北跑去。调取出租车公司指挥中心的语音记录,查出该出租车于21时23分50秒启动车内GPS报警系统,该系统自动录音。从语音内容上反映出嫌疑人为2~3人,外地口音,同时反映出一人姓“王”。技术员通过嫌疑人(香烟过滤嘴)的DNA,串并出当年11月27日、28日、29日,12月9日、12日的5起持刀抢劫出租车司机案件为同一伙人所为。经北京网监处和有关业务处协助,获知嫌疑人曾使用27日案件中事主被抢手机,在通话和短信中透露其经常上网,QQ号,自己叫“延明”,妹妹叫“延芝”等信息。情报人员立即在互联网上查控,发现该QQ名为“王勇”,1988年出生,又从QQ空间下载了照片,经系列案件中被抢司机辨认,此人正是犯罪嫌疑人。情报员整合上述片段信息大胆假设,根据通话中姓王的线索,以“王延明、男、1988年出生”等条件对户籍资料进行查询,发现确有“王延明”,妹妹确实叫“王延芝”。于是,在有关区域、场所、通信、互联网上进行了全方位的查控。12月14日,群众反映:王延明现被押在看守所,但抓获单位和案由不明。专案组通过市局、分局协调展开调查。以“王延明”核实未果后,分析很可能使用假名,于是根据从互联网上获取的照片,重点查找与出租车司机相关的案件,发现一名叫“赵阿平”的男子乘出租车时与司机发生纠纷,殴打司机致轻微伤被朝阳分局拘留,经与看守所照片进行比对后认定赵阿平就是王延明。经询问,赵阿平供述真名叫王延明,12月5日21时许,与董某、郭某乘坐死者出租车到案发地,因车费与司机发生纠纷,后持刀将司机杀害的作案事实,侦查员根据其提供的董某的落脚点,于12月14日12时许在朝阳区建外光华里3号楼保安宿舍内将董某抓获。

五、多网查询串并
作为刑侦情报员,要充分运用现代科技(网络),研究探索侦查破案的捷径。既要学会检索外网(互联网)又要会查询内网(公安内部的各子系统网络)通过多网查询串并,为侦查破案闯出一条捷径。例如,某年8月以来,北京东城区连续发生两起入室抢劫案。12月21日16时许,又接到群众报警:两名俄罗斯籍男子在东直门内北小街某小区的楼道内抓获一名行迹可疑男子,带至物业办公室后,该男子趁人不备将两名事主扎伤后逃跑。侦查员访问被扎伤的事主得知:案发前一周内嫌疑人多次在此小区4号楼的楼道内溜达。当天15时许,接到妻子电话称,前几日在小区楼道内窥视住户的可疑男子正在楼道内。随即和朋友一同返回暂住地,在4至5层的拐角处,二人将该男子制伏并从其身上发现一个黑色面罩、一副黑色手套、一把单刃匕首。将嫌疑人带至物业办公室,后该男子趁保安报警时,突然持刀将两名事主扎伤后逃脱。情报员调取了“8.28”、“9.30”入室抢劫案现场足迹与该入室抢劫案现场足迹进行比对,认定同一,遂决定并案侦查。在北新桥发现了与嫌疑人遗留在现场一样的手套和头套。情报员分析认为,嫌疑人可能在北新桥工作或生活过,于是重点摸排该地暂住人口中男性青年。根据“9.30”案中嫌疑人抢走女事主一部白色手机的情节,对二手手机市场进行摸排。12月28日,有关业务处反馈:一张号码为136********神州行的手机卡曾在该手机中使用过。情报员对北新桥一带的宾馆、饭店、招待所等住宿单位的近4000条住宿登记信息进行比对,并通过《违法犯罪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北京公安局核查即录入系统》、《全国违法犯罪人员库》等党犬信息系统中筛选出12名重点人,开展调查访问。将136********神州行手机卡号输入“北京市情报信息网”查询,系统显示为驾驶员信息:持卡人叫吴某,男,1977年8月23日生,户籍地为湖南省娄底市人。信息员又将“吴某”输入多个系统查询,在治安总队信息服务系统的“二手典当”模块发现,吴某在当年9月13日曾在中关村e世界卖过一台二手电脑。同时,分局网监处查询“吴某”的上网信息发现,发现其与8月6日曾在东城区交道口上过网。经调取暂住地信息发现,吴某的暂住地是东直门内大街203号,12月19日14时许,蹲守在东内大街的侦查员将吴某抓获,当场起获了被抢女事主的白色手机。吴某对上述系列入室抢劫案供认不讳。

六、研究作案轨迹研判下一次作案地点并布置蹲守
对于串上的系列案件,情报员要研究嫌疑人的作案轨迹,画出其作案轨迹图,研判其下次作案的地点,指导组织侦查员蹲守。例如,某年2月以来,北京朝阳区居民楼内连续发生抢劫、强奸案7起。情报员通过串并,发现此案为系列蒙面持刀抢劫、抢劫案件。嫌疑人作案时戴白口罩、蒙面、持刀。目标主要是青年女性。尾随单身行走的年轻女子进楼道,趁事主不备,从背后搂住事主用刀威逼,将事主拖至楼外僻静处进行强奸、抢劫。该系列案件集中在酒仙桥西北部高家园,到中部的芳园里,再到南部的十一街坊,但3月3日那起现案,发案地又回到中部的芳园里。据此,专案组根据事主描述和银行监控录象中嫌疑人的特征,在酒仙楼的中、南部开展蹲守,从而遏制了嫌疑人在该区域继续作案的可能性。3月8日23时许,在高家园小区又发生一起同类案件,一名女子被戴白口罩的男子持刀划伤,被抢走现金及随身穿的白色胸罩。这起发案地点与该系列的第一起发案地重合。纵观上述8起发案,嫌疑人作案地点呈现出在酒仙桥由北部(高家园)到中部(芳园里)再到南部(十一街坊),又返回中部(芳园里)再向北部(高家园)的特点。专案组分析嫌疑人若再次作案,很可能继续选择在酒仙桥北部曾经作案得手的地点活动。于是,调整狗力,侧重对酒仙桥北部地段进行蹲守。3月11日23时许,在高家园内蹲守的侦查员发现一名男子带有一把壁纸刀,贴身穿着多套女士内衣裙袜,其中一件胸罩带有血迹。于是,侦查员将其带回审查。该人叫贾某,其对上述8起抢劫系列案件供认不讳。

七、查询账户指导侦查破案
过去外地流窜作案人员作案后一般携现金返乡,现在改为将钱存入银行或邮政储蓄卡返乡。由于实行了“实名制”存款,多数流窜来京人员为保证存款的可靠性,均用真实姓名和信息开具账户,这就为情报信息员提供了新的破案增长点。例如,某年7月下旬,海淀分局刑侦支队人员利用全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和邮政储蓄等17家银行金融系统,对指掌纹比对认定的嫌疑人名单逐一进行查询,发现一名在逃嫌疑人熊某在邮政储蓄系统开具了一个账户,短期内在石景山区永乐邮电局多次大量存取现金,情况可疑。刑侦支队立即组织便衣警力蹲守监控,于8月12日将熊某抓获。经询问,熊某交代了会同罗某、罗某某、魏某的手机号码。经查控信息,侦查员最终在丰台区将3人抓获,从而破获了13起入室盗窃案。

八、模糊检索排查
模糊,本指不分明,不清楚,有时也作使不清楚之意。
模糊检索,是指在办案中,有时得到的线索不准确、不清晰,如只知姓名发音,不知具体字,这时就要使用模糊检索,把户籍中凡是这一发音的全部检索出来,然后根据案情需要进行排查,确定可疑人。
目前,互联网可以说是信息的海洋,在侦查破案中,为了扩大线索,应该注意在互联网和公安网上加强对可疑人的检索。对只知音不知具体字时可使用模糊检索,输入嫌疑人的姓名(或曾用名),可检索出几十、成百、上万条信息,然后根据案情,排查出需要的信息。无论是在公安网还是在互联网上,在侦查破案中,模糊检索都是十分必要的,可以帮助我们扩大线索的来源,整合成信息链,以利于侦查破案。